模棱两可的担保、诉讼、真正的原告都想参选,云升环保正在经历一个多事之秋。

作者|徐月邦邹静资料来源|马也财经云升环保(300090。深陷债务危机的深圳正经历“多事之秋”,多米诺骨牌正被一个接一个推倒。

7月31日,安徽云升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升环保”),300090。SZ)发布通知称,公司最近收到相关法院诉讼和仲裁通知,共3起新诉讼,涉及本金2.18亿元、相关利息、违约金等。

这种新的诉讼和仲裁公告对云升的环境保护来说不再是“新的”。

这些诉讼和仲裁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敦促云升环境保护局偿还这笔钱。

新的债务诉讼和仲裁接连不断。恢复交易后,你将有一个限制。

7月2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恢复城市固体废物焚烧发电的环保运行。

在恢复交易后,该行遭遇了八次连续跌停板,这的确令人沮丧。

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股价没有显示出任何显著的改善。

据马也财经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初以来,云升环保共发布12项新的诉讼和仲裁公告。

有人开玩笑说,云升环境保护局今年要么收到了新的诉讼和仲裁,要么正在收到新的诉讼和仲裁。

毫无疑问,云升环境保护署深陷债务泥潭。

7月9日上午,云升环保宣布,由于现金流困难,部分到期债券无法还清,共欠35笔债务,总额8.87亿元。

其中,云升环保有12笔逾期债务。云升环保向全资及控股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20笔债务逾期未还,其中16笔为非法担保。其余三家为未偿明股债券,债权人为华融控股(深圳)股权投资并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

在云升环保所欠的这些债务中,最令人担忧的是逾期非法担保造成的连带责任债务。

云升环保股东一夜之间突然发现,该公司一直在“秘密”担保外交事务,却没有告诉他们,而且金额不小。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安徽证监局的一份官方文件就在幕后推动云升环保对关联企业的非法担保。

4月26日,安徽省证监局向云升环境保护局发布《行政监督办法决定》,称公司(包括子公司)部分外部担保未按要求履行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查程序,未及时向社会披露信息。同时,本公司(包括其子公司)存在逾期债务和对外担保债务的逾期披露。

除此之外,云升环保也面临着一系列问题。

例如,该公司的信用评级已经被降级,现在已经降级为抄送。公司所持有的融资“炒股”股份被被动减持;几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高管相继辞职。

云升环保命运的“多米诺骨牌”正被一个接一个地推倒。

近20亿非法外国担保是“模糊的”。今年5月,一些金融机构证实,云升的环境保护内部控制存在缺陷。

中国注册会计师(特殊普通合伙企业)为云升环境保护2017年财务报告出具了合格的审计报告。国海证券出具了审验意见,发现2017年云升环保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根据《云升环境保护2017年年报》(更新版),全资及控股子公司非法担保金额为11.91亿元,子公司非法担保金额为22.02亿元,合计33.93亿元。

同时,云升环保及其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合同总额43.14亿元,实际担保金额达到33.96亿元,占被审计公司2017年净资产的88.73%。

显然,云升的环境保护已经触及监管“红线”。

今年1月底,中国证监会等部门发布通知,要求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不得超过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合并财务报表净资产的50%。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云升环保在触及监管的“红线”时,仍在不断保障外界。

7月12日,《云升环境保护公告》显示,公司与其控股子公司之间的对外担保合同总额为52.31亿元,年度报告时为43.14亿元。

实际担保金额39.5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3.31%,并经董事会批准。

马也财经发现,近年来云升环保一直是许多非法担保的主要对象,即云升重工、新疆开元和润达机械。

这些企业与云升的环境保护关系暧昧。

其中,云升环保的外部非法担保绝大部分与云升重工有关。

公告显示,截至5月30日,云升环保已向云升重工提供22.38亿元资金。

2017年10月,由于公司董事胡凌云也是云升重工董事,云升环保将云升重工从“关联企业”改为“关联企业”。

然而,云升环保与云升重工业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

2017年云升环保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资本占用情况的公开信息显示,云升重工曾是云升环保的全资子公司。

2014年后,经过多次股权转让,云升环保将云升重工的股权转让给润达机械。

截图来源:田燕咋此外,云升环保与润达机械也密切相关。

据目测,润达机械成立仅两个月后就从云升环保部门接管了云升重工业的70%。

公告显示,收购对价的51%由云升环保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开心生出资。

润达机械法人王宇曾任云升环保副总经理,股东秦来发曾任云升环保监督委员会主席。

换句话说,润达机械的两大股东是云升环保的前核心高管。

新疆开元是云升环境保护的另一个非法外资担保目标,曾是云升的子公司。

据马也财经报道,近年来云升环保的大部分外部非法担保都与一个人密切相关。

此人是云升环保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前董事长开心生。

然而,开心生似乎“预测”了公司将面临的“漩涡”,并选择在风暴到来之前“转身离开”。

4月2日,云升环保发布了开心生董事长的辞职公告。

此时,就在云升环境保护局宣布2017年亏损13亿英镑之前。

云升环保因违规未能向关联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投资者开始担心由谁来偿还其或有债务。对此,开小生在6月5日提交安徽证监局的《纠正措施建议书》中承诺,“到2018年6月底,关联公司将向上市公司偿还3-5亿元资金;8月底前,关联公司将再偿还3-5亿元。剩余资金不会超过一年,关联方公司将在2018年底前完成还款。并将在2019年5月前取消除上市公司全资和控股子公司以外的所有非法担保。”

同时,开心生表示,如果关联方未能按时归还资金,他将按时履行赔偿义务。

截图来源:云升环境保护计划纠正措施公告但是根据云升环境保护7月9日《保险结算进度公告》,上述保证暂时没有发布。

查阅《云升环保公告》,发现除云升重工支付2298.1万元经营性贷款外,其他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关联方尚未支付。

由于Kaixiaosheng在云升环境保护公司13.69%的股份此前已被司法机关冻结,等候名单已被冻结,几轮新的等候名单已被冻结,其股权承诺已降至收盘线以下。

在这种情况下,开心生代表自己偿还债务的能力受到质疑。

果然,开心生没能按时交货。

7月13日晚,云升环保发布通知称,由于开小生逾期还款时间表承诺,安徽证监局决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与开小生进行监管会谈,要求开小生于7月17日向安徽证监会“汇报”。

截图来源:云升环保7月13日晚宣布。这不是开心生第一次未能如期兑现承诺。

面对这种“烂摊子”,云升环保将如何摆脱困境?资产重组是云升环境保护的一个好主意。

谁是“泛夏杰”四川选民?2018年4月2日,云升环保宣布,公司控股股东开心生拟将云升环保股份全部以13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新苏环保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随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加入交易,推进重组进程。

不幸的是,这次重组以失败告终。

开心声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寻找下一个股权转让对象。

2018年5月23日,云升环保宣布公司与其控股股东开心生和四川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能源投资”)共同签署合作协议。

合作协议涉及公司控股权的转让和公司项目子公司的托管。

控股股东开心生计划通过协议转让等方式将云升环保的全部股份(13.69%)转让给四川能源投资。

根据公开信息,四川可以作为国有控股企业进行投资,其母公司四川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被称为四川省综合产业投融资平台的“航空母舰”。

此时,四川将能够投资40个城市固体废物发电的BOT项目,政府已授予云升环境保护,并正在建设中。

四川能投曾告诉媒体,“该投资项目与能投的工业部门之间存在高度的协同作用”。

从目前垃圾发电行业的竞争格局来看,云升环保在手动项目的市场份额中排名第五,这也是四川能源投资的价值所在。

为此,四川能源投资公司将根据特许经营协议,为云升环保垃圾发电项目提供不低于156.75亿元的投资。

如果四川最终能够成功投资云升环保,将会使云升环保摆脱目前流动性紧张、偿债压力大等一系列问题。

然而,三者之间的合作和重组仍存在不确定性。

云升环境保护局7月2日恢复交易后,连续八个“一”跌停板。

截至8月1日收盘,云升环保收于3.41元/股,较复牌前的9.24元/股下跌60%以上,累计市值蒸发至近80亿元。

云升的环保“好戏”上半场已经结束,下半场开始时的“哨声”即将吹响。

你投资过云升环境保护或类似的公司吗?你认为担保关系复杂的上市公司怎么样?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 模棱两可的担保、诉讼、真正的原告都想参选,云升环保正在经历一个多事之秋。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